变化之征

簪坑傻新,怜吹,见拆逆炸。衍生首饰看合集,都是非商设计都不卖,可仿做自用。推荐多而杂,建议“不看ta的推荐”- ̗̀(๑ᵔ⌔ᵔ๑)

【HP】AD中心无cp字母微小说x7(严重超字数)(白开水向)

*阅读前注释: 根据原著情节编造的原创人物有,一律无名,麦克米兰是姓。*

*如果看出原著CP请视为?*

#3.14# Miss 错过
埃非亚斯风尘仆仆,提着庆贺新变形术教授上任的礼物迈进霍格沃茨。他刚刚结束他的毕业旅行。
他想问问阿不思为何有整整两年不回信,想求证他听到的戈德里克山谷那些风言风语; 但当老朋友的拥抱到来时,他把这些都抛到了脑后。

#3.14# Malicious 恶意的
挂坠魂器本打算用波特对邓布利多感情的怀疑来扰乱他的信仰,它准备了很多画面。
但在罗恩受袭之后它就被毫不留情地摧毁了。

#3.14# Name 名字
邓布利多这一生太漫长,那么多忠诚的盟友和英勇战死的抵抗军占据着他的记忆。
他也曾整夜站在冥想盆旁,回味这些名姓的沉重; 但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

#庆布鲁斯图之夜更新# Fleeting 飞逝的
大理石冢前的人鱼挽歌,歌尽哀痛愿安眠。
福克斯引燃的白焰烟气袅袅,睿智文雅的老巫师残象似隐似现,她却无端念起近一个世纪前,初学成人鱼语的青年那声友善问候。
她移开眼,随着族人慢慢沒入湖底。
「何如芙袂翾风雪,廿二载水茫云远。锦树长夏不知时,荣寂百年岂承别」

#AD青年时代# Astray 迷途的
现在他安静地倚在墙边,失去了呼吸。邓布利多小心地抽出扶着他肩窝的手,退回盟友的队伍中。
“哦,别难过,阿不思…”麦克米兰看起来像要搭上他的肩膀安慰他,“毕竟立场的对立容不得心软。”
“和阿不思同届的,挺机灵一小子,他靠着你几步指导做出活地狱汤剂的那堂课我记忆犹新。”红发的韦斯莱摇了摇头,叹息道,“可惜小家伙跟着格林德沃那个黑巫师走上了不归路,我见不到他成为魔药学家那天了。”
年轻的邓布利多擦了擦眼镜。
他也曾受到蛊惑走上歧路,从保护的意愿出发却失去最珍爱的家人。现在他能做的仅仅是击败海峡对岸那个独裁者一一在更多的家庭支离破碎之前。

#4.5# #纪念校长妹妹# Unmodifiable 无法改变的
“阿不思在这个世界已经见过不知多少个安娜。你做得足够好,异世的小姑娘,既没有去纠缠他倨傲的金发老相好,也没圣母心大发,在里德尔入校前后开展拯救孤儿年度大戏。”
麦克米兰,他身边少有的知情者。她不想听这个充满同情的声音。
“我只是…只是想让他苦难的一生走得更平顺………”
金色卷发随着她低下头的动作荡下,遮去大半张容颜,总是神采奕奕的蓝眼睛里无法克制地涌出泪水。我多希望他不会发现我和她们一样不是原装。
“那些肤浅的女孩都说阿不思冷酷无情,为了野心抛弃家人,拆散家庭,诱骗信徒成为他计划的垫脚石。她们怎么了解他呢?用自己卑劣恶毒的心思套在他身上罢了。*1”
那个低哑的声音还在说着,带着显而易见地苦涩,让她想起天文塔坠落那一章在她心上划刀的感觉。
“她们永远也不会知道他在妹妹死后发疯一般搜寻和实验过多少种危险的复活的黑魔法,如痴若狂,整整两年才醒悟过来,没有任何一种能回转他所珍爱的家人的悲剧。*2”
她感觉到麦克米兰*3的手轻轻地拍打着她的背,替她顺着气,“我很欣慰还有你不是为了毁掉他来到这里。”

*1.JKR访谈中提到AD是个天生的好人,在(HP7原著的)爱情与家庭双重惨剧后度过独身禁欲,潜心于书本的一生。白魔王论是扯淡。
*2.此处不是原著情节,而是出自猫爪论坛《布鲁斯图之夜》的推断。从HP6中AD饮后沉溺幻觉而情绪失控那段,可以窥见他对家人的爱和悔恨。
*3.麦克米兰家族是pottermore中提到的26个纯血家族之一,没说有追随黑魔王倾向。原著中子世代有厄尼麦克米兰,赫奇帕奇,坚定的邓布利多军成员。

#你会不会物尽其用#Egoist 自负者
早数十年,当格林德沃的荣光长久地覆压着全欧罗巴大陆时,被残杀的傲罗和平民也曾入其睡梦,披着满身焦烬和血垢列队而行。
那并不会对他有几分触动。
他自信只要他拿到复活石,这些沾着鲜血的亡者会成为他坚不可摧的忠诚军队。

后来他日思夜想的阴尸军队亦在梦中如愿以偿。那领头的惨白尸体,隐约现出赤褐色的长发,结着阴翳的蓝眼睛。

他不明白自己醒来时内心的惊悸来自何处。

评论(1)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