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化之征

簪坑傻新,怜吹,见拆逆炸。衍生首饰看合集,都是非商设计都不卖,可仿做自用。推荐多而杂,建议“不看ta的推荐”- ̗̀(๑ᵔ⌔ᵔ๑)

杯酒尽余生(上)

又get一位文笔甚佳的双道写手太太💝 原著续写HE敲治愈😘

爱枯崖一点春色:

二位道长老夫老妻,阿箐醒来,重回白雪观。就酱,愉快开始。


       白雪观处于翼山之巅,第一任观主从世家学道,而后自立门派,以一己之力建白雪观,观中戒训森严,虽未完全脱离亲缘宗族制,然各任观主仁义良善,广收弟子,不拘出生,其胸襟在当时也为世人称赞。时有人言:四大世家传世已久,地位难以撼动,而白雪观乃是除四家以外第一流的门派,假以时日,必成第二个蓝氏。然天意弄人,二十多年前,此观为魔修歹人所屠,只余一名弟子,从此白雪观便如一场浮生大梦,恩怨名禄烟消云散,有书生过此地,嗟悼曰:万里折鹏程,十年夜雨灯。
       宋岚与晓星尘自临沧城而来,傍晚赶至翼山,打算在翼山山下的城里留宿一晚。自临沧城走后,阿箐居然化出了形体,依然是当年那个灵慧狡黠的小姑娘,一双大眼睛茫茫然看得人很心疼。宋岚带着晓星尘和阿箐的魂魄行走了十多年,面容之上总带了些沧桑之感,阿箐又死在了十六七岁的年纪,形容还是个小姑娘的样子,三人一同上街,阿箐在成衣店里选漂亮衣服,老板娘热情说道:“小姑娘长的白,穿这件紫色的裙子多好看啊,你问问你爹,这位老爷,你说说你闺女穿这件是不是很好看?”老板娘一边为阿箐比划,一边朝宋岚殷勤招呼。
        “……”宋岚喜当爹,心情十分复杂,“好看,就要这件吧。”
       一旁阿箐得了新衣服,想着反正是宋岚付钱,叫声爹也没什么,又欢欢喜喜地去给道长哥哥挑衣服。这厢道长哥哥把脸埋在宋岚背上,双肩不停抖动,传出细碎的笑声,一时半会儿停不下来,让宋道长颇觉无语。
      买了衣服,宋岚又带二人去锦绣楼吃饭,宋岚道:“锦绣楼在这城里开了有四十年了,以前师父每次出门回来都会给我们带锦绣楼的吃食。我有个师弟,刚来观中很想家,老是哭闹,师父就带他下山来锦绣楼吃饭,告诉他如果不哭的话,就三天带他下山来吃一次,师弟就不哭了,我们就轮流背他下山,后来他还天天缠着师父请求师父把白雪观迁来锦绣楼隔壁,或者把锦绣楼的厨子请上山。”
       “真的那么好吃吗?有没有芙蓉糕?桂花糕?芝麻糕?”阿箐听得很是嘴馋,一连抛出许多问题。
      “有,都有,还有松鼠鱼,水晶饺,足够你吃个饱。”宋岚回忆起年少时的事情,心中很是蕴贴。重回故地,晓星尘看着柔和的宋岚仿佛看见当年那个面容冷峻的坚毅少年,他们初遇时,宋岚也十分喜欢带他来锦绣楼,当年的宋岚话不多,晓星尘好奇他这么冷清的一个人怎么喜欢来锦绣楼这么热闹的地方,宋岚只是为他斟了一杯桂花酿,说:“此处鲈鱼甚美。”
       点完菜的功夫,有人走近他们,那人五十多岁,打量着他们,拱了手问道:“打扰客人了,敢问这位道长可是昔年白雪观的宋岚宋道长?”
       宋岚回礼:“正是,这位长者,可是旧识?”
       那人慈眉善目,笑道:“鄙人是锦绣楼的掌柜,姓杨,宋道长不记得我了,当年我还只是这楼里一个茶博士呢。”
       宋岚端详他片刻,二十多年,有太多人和事,面前这人倒真和当年那个热络招待的茶博士面容重叠,白驹过隙,故人老去。宋岚请掌柜入座。
        掌柜见到宋岚很是高兴,又看向晓星尘和阿箐,宋岚介绍道:“这是我的道侣,晓星尘,这是他的妹妹,阿箐。”晓星尘微笑向老板致意。
        “道长们修仙道,果然不同我们凡人,容颜不曾改变,我在大堂一眼就认出宋道长了。说起来,这些年似乎未曾回来。”掌柜不提当年惨事。
        宋岚道:“是的,晚辈辗转各地,今次是第一次重返故里。没想到还有人记得白雪观。”
         “怎么能不记得,观主当年除妖邪,护得一方平安,我们一辈子也是要感念的。”掌柜感叹道,:“宋道长可是当年的常客,你那一群师弟师妹可皮得很,没有你可镇不住他们,你们来了,这楼里可真是蓬荜生辉,况且白雪观中哪一个不是古道热肠,看看现在这世道,道义两个字也不知道被哪个世家束在高阁上呢!”
        宋岚听他提及观中旧事,默然不知所语,晓星尘看得,同掌柜寒暄道:“承蒙掌柜记挂,掌柜这些年过得如何?”
        掌柜捻捻胡子,呵呵一笑,容光满面,说道:“我们这些凡人同各位道长不同,无非求个富贵平安,十五年前,前任掌柜的儿子中了状元,一家老小都被接去了国都,我呀就把这锦绣楼盘了下来,前半辈子在这里待习惯了,离不开,不如来试试当老板,一晃十五年也就过去了,将来怕是也要埋在这翼山了,寻常人家,一生衣食无忧,足矣。”
       “如此说来,掌柜也算是得偿所愿,让我辈艳羡。”晓星尘真诚道贺。
        “哪里哪里,各位求的是鸿鹄志,寻常百姓比不得。”掌柜笑言。
       几人寒暄片刻,谈了些近年翼山旧事,掌柜便退下,让三人用饭。
        阿箐见到诸多美食,嘴巴停不下来,宋岚为二人布菜,说道:“星尘,你怕是已经忘了这些味道了,我记得以前你爱吃竹笋,尝尝。”
        晓星尘笑道:“我也记得你以前爱吃鲈鱼,还有桂花酿,每次我来找你,你都要带我来这儿,我当时还想,堂堂宋道长竟然耽于口腹之欲,如今想来却是我们宋道长面冷心热。”心中一片热忱,只因世间亦有牵挂,亦有所爱。虽为傲雪凌霜之姿,心中亦有一片柔软。当自己被小心翼翼地放在那一片柔软之上时,才明白这十丈红尘究竟可爱在哪里。
      晓星尘话说半截,虽未点破,然宋岚已明白。他低下头专心为晓星尘挑鱼刺,晓星尘明白他这是不好意思了,旁的人不知道,只当宋岚沉默寡言,晓星尘却明了,他的子琛是多么脸皮薄,可爱的紧。


      良辰好景,需有人说。两人第一次相识后,临别之际,晓星尘叫住宋岚,从树上折下一枝梨花递给他,说道:“书中说,友人临别之际,要折柳折梅送莲子,此处只有梨花,宋道长,我是否唐突了?”
      晓星尘初出山门,脸上还有一份不谙世事的天真烂漫,也有谦谦君子的恭谨端方,更有一份令人动容的真诚殷切。宋岚接过那一枝梨花,说道:“此处梨花甚美。白雪观在翼山,若阁下不弃,宋岚回去定备薄酒以待。”晓星尘得了邀请,脸上扬起明亮又欢快的笑容。
      宋岚是晓星尘下山以来交的第一个朋友,他正直良善,和自己山上的兄弟姐妹一样,让晓星尘对这个山下的世界充满了好感。
       晓星尘不是宋岚的第一个朋友,但却成了最好的朋友,他温和宽厚,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让宋岚对这个世界增添了一丝好感。
        他们二人,一个长于山中,由世外高人悉心教导,不食人间烟火,内心充满光明与希望;一个长于红尘,由世间仁者悉心栽培,看尽人间苦厄,内心充满正义与责任。
        此二子,殊途同归。


       “子琛。”晓星尘的眼睛像蝴蝶,一闪一闪。
       宋岚感觉自己放在桌下的那只手被人握住了,他反握回去,道:“怎么了?”这些日子,阿箐醒来,二人行动多有不便。
       晓星尘说:“刚刚那位掌柜,当年你我来此,他也只是一个茶博士,而如今也算是人生得意,这期间经历诸多苦楚,也能猜想一二。我们亦是如此,如今安稳相伴,日后也能一展平生志。明日上山,无论怎样情景,你须记住,我会陪着你。”
      宋岚无话,只得紧紧握住他的手,明明你最难过,最无法释怀,心里却还惦记着我,怕我担心,反而来安慰我。星尘,何其有幸。
      此时小二送来桂花酿,宋岚为晓星尘斟了一杯,说道:“饮一杯吧,尝尝是否和当年一样。”
      晓星尘蝴蝶般的眼睛忽闪忽闪,背对着阿箐冲宋岚笑着:“好啊。”嘴上说着好,手却没有动作,只定定望着宋道长镇静的面容。
      默契到如此程度,若还不知道晓星尘是怎么个意思,那宋道长怕是只能和金凌家的仙子过一生了。
     宋道长神色不变,饮尽杯中酒,以阿箐不察之势,与晓道长交换了一个甜蜜的吻。
      唔,够上道。晓星尘回味着这一口桂花酿,心中赞叹。


      只有可怜的阿箐,埋头大吃,对两人之间的暗流涌动浑然不觉,也不晓得她是真不觉还是装不觉,不过,这又何尝不是一种人生的智慧呢?
   ――――――――――tbc――――――――
《不易情深》《酒足饭饱虐阿箐》《道士上山打虎记》后续,作者只上车不开车,宋道长的白雪观与抱山散人的山让我很憧憬,是怎样一群温暖的人才能养出两只温暖的道长。前一段时间无心产出,只有一些方言小段子,发现大家对方言段子的认同度比我的文高(微笑)。
      
    
      
       
      
     


    

评论

热度(12)

  1. 变化之征眷眷 转载了此文字
    又get一位文笔甚佳的双道写手太太💝 原著续写HE敲治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