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化之征

簪坑傻新,怜吹,见拆逆炸。衍生首饰看合集,都是非商设计都不卖,可仿做自用。推荐多而杂,建议“不看ta的推荐”- ̗̀(๑ᵔ⌔ᵔ๑)

一通废话(二)

表示赞成。

东雨:

重点注意,薛洋粉勿进,薛洋粉勿进,薛洋粉千万不要进
我不想引战,所以事先提醒



文是转载,只是想要说一下我的看法:
关于宋子琛的那个气话,谁敢保证没对朋友说过气话,尤其是在遭受了这样的重大打击之后。就连江澄在莲花坞被灭之后也对羡羡说过狠话,这是属于人的正常反应,因为这个时候他们的理智已经离家出走了,等理智回来后自然就想明白了(江澄理智回来后为羡羡引开追兵,宋岚想对晓星尘说对不起,错不在你)


所有的文梗中最不喜欢相爱相杀,特别是那种伤害很深的,就算是那种喜欢你就欺负你的感情,也都是无伤大雅的欺负,比如说小时候的羡羡对汪叽。我想在现实中没有那种喜欢上逼自己杀人,害自己杀死朋友,害自己失去眼睛的人吧,至少我是不会,喜欢上一个人,不应该是伤害,而应该是珍重。


喻总的键盘(。・ω・。)ノ♡:



(一)在这里




       终于拉开义城副本的战线了,先说点闲话。分析在义城发生的一切,对于我是巨大的折磨,第一次看小说生出三观被碾压、精神信仰全部崩塌的情况。从晓星尘被骗杀了第一个活着的村民时,心沉了下去,浑身发凉,一路越发绝望,到宋岚被晓星尘一剑穿心时开始痛哭,心死了一半,最后晓星尘得知一切时,他崩溃了,我也崩溃了,躲在被子里哭了大半夜,抑郁了快一星期,精神和心理上都很痛苦。作为晓道长的粉不能接受别人说他脆弱,或许在那些人看来,因为手沾无辜鲜血,违背志向,手刃挚友而选择自尽是逃避现实的行为。可这些在他们看来不甚重要的事,于晓星尘来说曾是全部的精神支撑。前文提到过晓星尘有精神洁癖,他的精神世界里志向、信仰和挚友构成了绝大部分。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用言语来表达这种痛苦,只能说没有那些支撑,晓星尘便失去存在的意义和人生的方向。




       这次的分析很难把信息单独梳理出来,一晚上重看《草木》到心口疼。写的时候心神不宁,写完觉得特别糟糕。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真成一通废话了。请大家见谅,感谢理解❤。 




【义】




       对义城组的分析讨论始于第一次看文时对“义城”的思考,不清楚亲妈是不是爱玩文字游戏,但在我看来把故事发生的地点设置在这里真是再恰当不过了。因为个人比较喜欢文字游戏,所以下文会从这个角度入手。文中魏无羡曾指出【义城,非侠义之“义”,乃义庄之“义”】,先谈谈这个“义”字。义,原指中国古代一种含义极广的道德范畴。现在可解为:1.公正的道理,正直合理的行为。2.情义。3.引申为“假的”。《说文解字》中“义”字条目是这么写的【义者,我也。义必由中。】后人作注释“义(義)的源字是羊在上,人手持戈在下。上面的‘羊’有两种解释,第一种是形解【上边两点左右均分,中间也左右对称,象征公平之意】第二种是意解【指祭祀用的羊,代表信仰】下面是持戈的武士,也可以是‘我’的意思。因而源字的意思可解为1.为了公平(信仰)战斗。2.对个人是,我为公平(信仰)战斗。由以上内容可知“义”代表正义、道义、情义、信仰等正面含义时是从个人心中萌发的,并由个人捍卫的。虽然文中指出义城因殡葬一条龙的地方产业特色而得“义”字,但义庄的存在正是人性中情义的体现。可义城并不只有情义,它还有欺骗。




       阿箐的出场最早是在义城茫茫的雾气里,那紧跟少年们的竹竿敲击地面的声音,实在让人提心吊胆。再后来她出现在了魏无羡一行人暂留之处的屋外。隔着一道门缝,我们看见的是一双狰狞的白瞳在恶狠狠地盯着。情节发展到这里,一个阴魂不散的怨鬼形象已然出现在了我们的脑海中,但这个形象很快就被推翻了。魏无羡让看完的少年们依次发表看法,总结一下【十五六岁,瓜子脸,很是清秀且有活力,很矮很瘦却体态纤细,衣衫褴褛却不惹人厌】欧阳小朋友描述的更好,原来她曾是一个鲜活可爱的邻家少女。当我们同屋内众人都希望她来解开迷局时,一阵脚步声传来,她逃走了。联系后文共情时的所见片段,不难看出阿箐对薛洋是畏惧惊惶的,但她一直竭力与他斗智斗勇。把时间线从她身死的十五六岁向前推算,减去为报仇奔走的一段时日,在义城生活的两年,和晓道长结伴的时光,阿箐初遇道长不过十岁多些,放在今日只有小学三四年级,还可能更小。无父无母在街头流浪,谋生的方式不是装瞎骗取同情,就是挑有钱人“碰瓷”,被抓现行还能理直气壮地颠倒黑白,骂人也很泼辣,她无疑是个很有市井气的“小流氓”。文中提过周围的人以为她眼盲便什么事都敢做,她因此看过太多污秽之事,可阿箐最终也没成长为薛洋那般。这里反驳一个观点【如果薛洋七岁时遇到的是晓星尘,他日后便不会如此。】这个观点的依据很大一部分来自于阿箐幸遇晓星尘而变得勇敢正义。可他们忽略了一个重要信息:阿箐的道德品质确实称不上好,但她至少有着对善恶的鲜明认知与反应。证据便是她摸走中年男子钱袋后的不屑与毫不愧疚和从晓星尘那里摸走钱袋时的犹豫,虽然她最终还是拿走了。很明显阿箐感念晓星尘的善意,她知道不应做出这种行为,但恶习不是一次善举就可轻易纠正的。真正让阿箐成长为日后那个身处弱势也要保护无辜之人的勇敢姑娘的,是与晓星尘相伴的时光。过去的阿箐与薛洋有着很多相似之处,但阿箐尚属无伤大雅。她只会在为博得同情理解时颠倒是非,只会在晓星尘不愿带上她时卖惨威胁,只会在发现路旁有伤者时因不愿与人分享晓星尘的关心而自私的想要隐瞒,并且她所做的一切都有一个原则:尊重晓星尘的意愿。看到有人说阿箐对晓星尘的理解远胜于薛洋,我很赞同。晓星尘对阿箐出自真心的关怀得到了阿箐发自内心的感谢和保护,这是真正的情义,因而能够引导一个人朝着积极向上的方向发展。我也把它视为晓星尘人格魅力的成功体现。 




       一句实话,我很不愿意在分析中写到薛洋。除去我不喜欢这个角色的原因,还有一点,我完全无法理解他的价值观念和行为,分析他的过程太痛苦了。我尊重一般的薛粉,毕竟人各有所爱,但对于那些整日热衷洗白他的粉,我真的建议你们多看几遍书。同人入坑的,我们没有交流必要。




       在很多热衷洗白薛洋的粉眼中,薛洋一直是可怜的/值得同情的/不懂爱的/懵懂的孩子(欢迎补充前缀)。“我们要关心他啊,临死还不忘那颗糖的他还是个孩子balabala”这种句式是不是特别眼熟?可薛•小白菜•洋一生中真的没有人出于真心关怀过他吗?一定有啊!怎么会没有呢?晓星尘把他救回之后是如何为他疗伤的?让我们走进晓医生的急救小课堂☞【他轻手轻脚地把地上那人背了起来。晓星尘治人帮人都尽心尽力,给薛洋上完药,包扎的十分漂亮】我也想让星星背,想让星星给我绑漂亮的蝴蝶结QAQ伤者薛洋的反应呢?☞【一听到这个声音,猝然睁眼,立即坐起,滚到墙角,姿态戒备地盯着晓星尘,目露凶光。他的目光犹如困斗的凶兽,丝毫不掩饰其中的残忍和歹意。表情冷漠,仍在思索。】这个医患关系真不是一般的紧张。前文提过会讨论薛洋是否有过向善心(浪子回头)的问题,我的结论是没有。我对薛洋的界定是一个完全的利己主义者。这里的利己主义指伦理利己主义,这是一种认为对自己的某种欲望的满足应是自我行动必要而又充分条件的伦理观点。这种理论在自我与他人的关系中,把自我放在道德生活的中心位置。根据这个论点,人们会自然地做不公正的事,并拒绝基本的道德原则——如果他们这样做对自己没有消极后果的话。这也必然意味着他们对公共利益并没有出于本性的尊重,他们的行动只是为了最大程度地达到自我的满足。我想不必复述情节,大家一定记得【五十条人命抵不过一根手指,那可是我的手指】这个理论。听到薛洋的振振有词,晓星尘的反应是不可置信、忍无可忍。晓星尘的不理解一源于他的心性,二源于他的人际圈子中从未出现过这种类型的人。他不知道该作何种反应,因为薛洋的观念完全超出了他的认知范畴。两人最后的交锋可以看作是利己主义与利他主义的较量。与薛洋相反,晓星尘是个典型的利他主义者。他把他人和集体的利益置于个人利益之上,具有无限的奉献精神,为人处事上较少考虑个人得失。当阿箐请求晓星尘与她一起离开义城时,晓星尘拒绝了,而原文中他的解释是【我走了留他一个人在这里,义城这么多人就要遭他毒手了。】就已知的晓星尘一生的作为来看,他持有的观念是纯利他主义,即出于自觉自愿的助人行为是为了减轻他人的痛苦,目的是为了他人的幸福。前面提到的紧张的医患关系正是晓星尘的仁义之举被薛洋主观代入解读为利己(别有用心)的体现。补充说明,薛洋的主观解读充斥于他和道长们的对手戏。过度脑补害死人,当真一点不假。某些粉成功get到这点,我不服气都不行。薛洋会接受治疗是因为他重伤并不想死,又正巧碰上一个送上门的冤大头,不利用实在可惜。(这个动机分析,我并未夸大,有质疑的朋友可自行复习魏无羡的原话。)薛洋最初留在义城的两年只是为了利用晓星尘达到自己的目的,可不要被他那颇有市井气的俏皮话骗了。他今日逗你笑,不过是为了明日看你哭。他第一次提出帮晓星尘夜猎,不仅是想报复晓星尘,还因为他要报前几日遭到嘲笑的私仇。薛洋的复仇计划很周密,更恶毒的是他一定要借晓星尘的手来屠戮无辜,这些都是日后毁灭性打击的组成部分。对于那些坚持认为能用爱与包容感化薛洋的姑娘,只能告诉你一个残酷的事实:薛洋对他人的善意永远有着绝对的先入为主的判断,再多的仁义之举到他这里都成了虚情假意的表现。他可以瞬息之间翻脸无情,因为本无情义可言。




       复习草木时发现一个细节,薛洋被人骂得再难听都能藏好獠牙,唯独一个词他不仅忍受不了,更会被立时激怒,这个词便是【恶心】。显然薛洋知道自己是让人恶心的,但在他看来那些自诩正义、自诩清高的人没有资格说他。那么这些自诩正义、自诩清高的人是谁呢?文中直接被冠上这个前缀的人只两位:晓星尘和宋岚。两位道长的仁义善举、匡扶正义在薛洋这个利己主义者眼中不过是沽名钓誉。我以为薛洋不是痛恨仁义、正义,相反他幼时非常渴望这些。可今日的他把所有人都定义为同自己一样利己自私,并坚持站在这个角度上看待世界。他认为自己既在肮脏的泥污里不得翻身,那些假清高又凭什么可以稳坐云端、一尘不染?所以他要把他们都拉下来,越见他们的痛苦挣扎,他越觉得他们同自己并无差别。但可悲可笑的是,薛洋对人性的高明洞悉又使他清楚地明白云泥之别永远是云泥之别。他骗不了自己,却也不接受别人将这个事实摆在面前。他骗不了自己,却固执地欺骗自己直到最后。




       最初的义城冷僻却有生气,因为这座城被人性的情义守护着、温暖着。后来它成了一座只有走尸的死城,因为情义被利用,道义被扼杀,只剩自欺欺人。义城终是再无“义”可言。




       最后,道长们的故事,我不愿回想。无论是晓星尘余生的有意相避、那声小心翼翼的“宋道长”和最后的血泪和流与魂碎消亡,还是宋岚面对重逢的徘徊、至死不愿晓星尘知晓一切的沉默与后悔终生的“错不在你”,我只能说:德厚流光,山高水长。情深义重,君子同心。




       但教心似金钿坚,天上人间会相见。




——————————————————————————————————————




想了想还是补充一点东西,因为不知道放在文中哪里_(:з」∠)_




写这个分析憋了几天,满眼的xy,满脑的xy,我最辣眼睛好吗(╯‵□′)╯︵┻━┻




我要放飞自我。我现在不想讲道理。




哦,讲CP兼容性的时候,讲不讲道理看心情。吹我岚我星是一定要的。




1.利他主义者-晓星尘,从来不是圣父




不考虑【利他主义】姓【资】这种事,预备大学狗不具备相关的专业知识。




伦理学上的利他主义分为【仁爱的利他主义】和【利己的利他主义】。后一种不用细说,摸着良心的读者和角色们都知道晓星尘不是这种人,某人除外。仁爱的利他主义宣扬【不仅要爱亲友而且要爱敌人,泛爱一切人】。前面说过,精神洁癖晓星尘是很爱憎分明的,大家看最后捅某人的那一剑就知道了,所以前一种也不成立。所有说晓星尘(包括宋岚)多管闲事的人,希望你某天遭难的时候也这么有骨气 : )你自私自利,可以,很薛洋,但你没资格抨击晓星尘宋岚之流是傻瓜,是白痴。云泥之别,懂?你想烂在泥污里,随你,人家在云上活得好的很。




2.给双标的道德小卫士 : )




对于宋岚的为人和某人的为人,我以为只要不用看眼科的都能分辨出来。客观指出某人的错误,为道长们说几句公道话,还要被地图炮【道德小卫士】。这个称号明明比较适合某些粉,真的。放一张图大家就懂了。








我岚说了一句气话,并因此导致我星把眼睛换给他,这是事实,没什么好辩的。但因为这个把宋岚贬得一无是处,瑕不掩瑜的道理你懂不懂?你不懂,你满眼都只盯着他的过失。他为了不让晓星尘知道自己曾做过什么,到死也不肯透露半分,他还做了那么多惩凶锄恶的好事。可这些抵不上一颗糖。是啊,因为你只看到了那颗糖。那些罄竹难书的恶行,那些让晓星尘自尽魂碎的真相,你一点也不在意。你只觉得【一个孩子什么都不懂,你居然怪他?你不讲道理,你没有同情心。】你多高尚,可明明你只同情某人而已。




得了98分的宋岚是个伪君子,活该被喷。




得了61分的薛洋是个不懂事的孩子,值得原谅。




呵。




我不讲道理,自欺欺人的人,你永远讲不通道理。




——————————————————————————————————————




ky的朋友你删什么评论,好歹留我一点谈资233




人生第一次被ky,hhhhhh




好吧,我当时是不知所措的_(:з」∠)_




——————————————————————————————————————




写分析真是一个增长知识的好方法QwQ提到的学术性文字,要感谢百度。我只是摘出来整理成文_(:з」∠)_


评论(1)

热度(128)

  1. 心上朱砂莲动下渔舟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这么久了终于看到了完整的义城篇分析了!!港真每次刷魔道相关的视频或者同人歌或者其他balaba...
  2. 日长勿纵过气东雨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一颗碎碎念的菠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