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化之征

簪坑傻新,怜吹,见拆逆炸。衍生首饰看合集,都是非商设计都不卖,可仿做自用。推荐多而杂,建议“不看ta的推荐”- ̗̀(๑ᵔ⌔ᵔ๑)

一通废话(一)

推荐 喻总的键盘(。・ω・。)ノ♡ 太太 写的这篇 这篇很详尽的义城组分析。
作为羡厨咱不能理解为什么一些情敌可以同时厨薛洋,毕竟小师叔对羡羡来说算是亲缘极近的长辈,带着母亲一方的回忆,但还没来得及跟羡羡相认,便被逼绝望魂碎;而羡羡也明确表示了对义城组的态度:为晓道长叹息,和“薛洋必须死”的判定。
【而且你们不觉得两人刚见面时,说着说着就一剑捅过来,薛洋是真心想搞死他这位鬼道前辈吗??】

暂且不论秀秀“全员皆直男”的想法,就算薛洋确实在晓道长死后意识到了“喜欢”,也不能否认他层层设计,用义城全城人命和晓道长挚友之死迫得他身死魂碎的事实。
要说这是【病娇】,已经远远超过【对喜欢的人因娇羞而产生精神疾病】的定义了。
用ACG举例,因为爱,桂言叶将男主分尸,我妻由乃杀掉所有亲近男主的人,目的是占为己有,犯罪对象是爱人自身or爱人身边的人。
但没有一个是【迫使喜欢的人杀掉他所爱的一切】【把他变得和自己一样阴暗和恶毒】。
主动去改变对方的属性,那爱的还是这个人吗?
只是单纯想破坏纯洁的事物吧?
破坏完了又可惜了,修真界再找不到这么纯洁善良又心怀正道的人了。
然后毫无诚意地扔下他第二次去屠常家门,毫无诚意地对要求助的鬼道前辈捅刀(捅死了谁帮你救??)
真的有考虑过成功的可能性?

不是说这个“童年悲惨导致黑化的少年”不能得到爱和幸福,但是给予者绝对不能也不会是晓道长,是这个他做下【无法挽回】【不可饶恕】罪行的受害者。
晓星尘并不喜欢他。不然不会【选择自杀】。如果真的喜欢,那【想要跟他在一起】的渴望就会超过【杀了全城人和挚友】的愧疚,不会万念俱灰而死。
如果要“拯救误入歧途的少年”,希望各位迷妹自己来。
反正改变BE剧情就是AU不是原著,迷妹们才更【了解他的苦痛】【抱有完全的同情心】【能原谅他的任何罪行】,没有误会没有虐心地打出HE。
对所有站“薛我”而不是站“薛晓”甚至邪教的薛洋迷妹表达真挚的谢意。
多一些你们会让世界更和平。

喻总的键盘(。・ω・。)ノ♡:

(二)在这里

放弃宝贵的撒糖开车的时间,我又写了关于义城组的一通废话。

       全书一刷之后还未二刷,二刷准备留给实体书,义城篇却已看了三四遍。是没事找虐吗?不,是出于对道长们和阿箐姑娘的敬仰和怀念。欢迎理智讨论,不撕,谢谢。不黑角色,圈地自萌。划线处对ky不适用: )看过我4月废话的朋友,如果还记得,应该知道我说话挺温和的_(:з)∠)_思路从来没有清晰过,想到哪里讲哪里;看书少,想法比较天真幼稚〒▽〒主要是角色和CP兼容性的讨论。

【缘起】

       义城篇的缘起由蓝二哥哥转述,可以说是公正客观的,毕竟他没有参与此事。如果他参与了,想来也不会有后续的悲惨故事了。

       按行文顺序摘取一些基本信息:

【晓星尘】十七岁下山,怀救世之念入世,性若蒲苇,心若磐石,外柔内刚,又洁身自好。世人凡有棘手或难解之事,头一个想到的便是寻求他的帮助,他也从不推拒,当时风评极佳。

【薛洋】十五岁起便是混迹夔州一带,远近闻名的大流氓,笑容可掬,手段恶毒,个性残忍,夔州人人谈之色变。非常聪明。

【宋岚】道门名士,为人清傲,当时风评亦优。

       非常明显,晓星尘、薛洋二人完全是对立面,宋岚着墨不多,但类比晓星尘的描述并结合二人乃志同道合,可称是彼此唯一的至交好友的情况来看,宋岚一定也是位君子。

       义城副本刚刚开启,我想大部分读者应该还没有被十分地圈粉,或是十分坚定地站CP。好吧,我从这里就被晓道长圈粉了❤

       需要补充一些Boss组番外的内容:1.宋岚有洁癖,但晓星尘可以拍肩。2.薛洋确实是个流氓,不知道二位道长的名号,并且恶意认为宋岚假清高,瞧不起人,想要报复(挖眼碎心)。

       先说道长们,前面有提过晓星尘是个洁身自好的人,这里又说宋岚有洁癖,而二人似乎都只有对方这个朋友。问题来了,宋岚清傲,这可以理解,晓星尘却是为何?以我的认知来看,晓星尘也是有洁癖的,但反映在精神上。非常喜欢道长的原因有一点是他的三观基本上非常符合我追求的标准,所以现在从【感同身受】这个角度探讨一下。这种类型的精神洁癖对于自己和他人的道德及行为要求非常高,并且对自己高于对他人,如果因为自己的行为对他人造成伤害,他会非常愧疚自责(以后还会提及)。爱憎分明,原则性极强(固执)。基本上对所有人都随和得体,让你很舒服,但实际上内心对人际交往的圈子有着泾渭分明的划分,晋级很难,降级乃至屏蔽出这个圈子非常容易。交友原则以自己的三观为标准,尤其是结交真正的朋友,重感情。前面两点也意味着他的人际圈子非常干净舒适,因为大家都是差不多的人。(后续会提及这个造成的影响)对灵魂(精神)的深度对话,格外着迷。由以上内容可以得出显而易见的结论:晓星尘的至交好友、人生伴侣一定是和他的精神水位或理想追求相当的。他外热内冷,看人不走眼,能真正走进他内心的人,他一定会珍重对待,愿意为之牺牲,毕竟这样的人太少。讲这些还有一个目的,是想说明宋岚是位好道长、真君子,是完全可与晓星尘并肩的。最近几个月看到很多说宋岚是伪君子的言论,其中不乏晓道长的粉,实在为他不平。宋岚在我看来非常可爱(*////▽////*)看似清傲,实则外冷内热。若能成为他认可的朋友,他一定会对你特别真诚。谈恋爱的话,应该蛮纯情的233行为上的洁癖一定程度上也反映了精神上的洁癖,参照上文,这里不再赘述。两个三观相近的洁癖在茫茫俗世相遇该有多开心,完全能脑补出两位表面不动声色内心狂喜乱舞的道长(^▽^)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理想,生活实在太美好了。且这二人又修为高深、剑法精妙,夜猎也很安心,顺道游历山川。忍不住为这种生活放起满天烟花,真的很让人羡慕。我憋不下去了,怎么办〒▽〒想直接打成【老宋岚岚小星星】因为是在讲人物,不能流露太多主观喜恶,但好难忍住_(:з)∠)_

       然而美好的生活最怕被打破,后来终是被毁得干干净净。

       绕不开的话题【不必再见】放到最后讲。

       现在开始说薛洋,觉得辣眼睛的,忍一忍(っ*´Д`)っ薛洋小时候算是流浪乞儿(?),童年遭遇确实挺惨,表示同情,也可以理解他幼时的报复心理。可执念到长大成人还不能忘却,甚至终其一生都受此影响,只能说他是生活的弱者。今年四月写废话的时候,我已经引用过刀尔登《旧山河》中的一句话【自居弱者的人堕落最快,起初是忿激不平,下一步就允许自己做各样的坏事,因为他觉得自己是受了委屈的一方,做什么都情有可原】我不可怜薛洋,因为他只觉得一切不幸源于外界,而非自身。我认为一个人的价值取向和生存法则,无关天性,而有关一个人把自己摆在怎样的位置以及怎样看待这个世界。蒙田说过【命运对于我们并无所谓利害,它只供给我们利害的原料和种子,任那比它强的灵魂随时变换运用】薛洋断指之后成长为一个流氓,还是特别厉害的让当地人谈之色变的那种大流氓,大概作为睡前故事讲要比夷陵老祖管用。因为看到总有薛粉指出【你们不可以拿魏无羡作比,他X岁就被江枫眠接回去了】所以这次我连阿箐也不用,直接举晓星尘的例子。晓星尘剜去双眼之后,依旧尽力斩妖除魔、济世安民。一断指,一目盲,可二者高下立现。可能有人要说,薛洋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没有人教他,他变成这样,能怪他吗?这个观点还是基于社会对幼时的薛洋缺乏关怀温暖,只向他展示人性恶的一面。可我们活到现在都知道善恶在生活中并存,善多于恶还是恶多于善,取决于你选择看到哪一面、相信哪一面。好的不信不看不学,偏要学坏的,自救尚不知,你还能指望三年的朝夕相处他就大彻大悟、痛改前非了?小说既不会这么写(亲妈说过薛洋不会被感化),读者也不应这么想。在这里,有一点我一定要说,晓星尘从没到圣光普照感化一切,必须包容爱护迁就伤害过他的人这个程度,他是有血有肉、会哭会笑的人,没有人可以苛求他这么做,更没资格因他做不到而横加指责,他已经比大多数人做的好多了。我们看薛洋和晓星尘、宋岚的对手戏,他基本是笑着面对的,我理解为这并非无惧,相反是十分害怕,也是一种掩饰自卑的表现。因为薛洋本身的恶不仅不能恐吓威慑他们,相反只会让他们更加坚定将他绳之以法的信念。薛洋非常善于洞悉人性,他一直都知道这一点,只是内心不愿承认,所以当他最后看到晓星尘宁死也不愿选择和他一起堕落下去时,他再也不能欺骗自己。薛洋从头至尾都无法胜过晓星尘和宋岚,到底是邪不压正。那么薛洋究竟有没有过向善心(浪子回头)呢?这个问题留到义城再做分析。

       一个永远绕不过去的话题【不必再见】,宋岚最招黑、最为人诟病的一件事。

       关于宋岚师门被屠,双目尽毁,因而斥责晓星尘并说出“不必再见”这件事,常识和经历让我们知道这基本是句气话。它是对晓星尘的埋怨,又何尝不是宋岚对自己的指责?若自己足够有能力,能早些和晓星尘将薛洋就地正法,抑或是早些防备金家的心怀鬼胎和薛洋的险恶用心,何至招来今日的惨祸?前面提到晓星尘是个有血有肉、会哭会笑的人,宋岚又何尝不是?他的反应再正常不过,那可是恩师同门,是教他养他的地方。要求他无半句怨言,这已经不是苛求的问题,而是非常十分的无理取闹、不近人情的行为。不要站在你所谓的道德制高点上,去要求好人成为圣人。晓星尘从山上来,宋岚在道观长大,两人的行事法则虽有不同,但本质上都非常理想主义,与人为善、公正平等、简单直接。若人人如此,世道会很好。可那是山中法,不是世间法,行不通的。山下的宋岚比山上的晓星尘多浸染十几年红尘气,人情世故算通,晓星尘却是个死心眼,固执不知变通的,只把气话作了真。但以晓星尘的秉性和原则,他就算不把气话当真,也会把眼睛换给宋岚。宋岚目盲是对晓星尘的拷问折磨,而宋岚复明是对宋岚自身的拷问折磨。自责愧疚同时深埋于两人心中,从不是一个。区别只在于,晓星尘想不明白自己哪里做得不对,而宋岚心里早明白却不会乖乖就范,他认同的是晓星尘的观念做法。所谓志同道合,所谓至交好友。这两人平日相处,绝不会出现关于要不要行世间法这个问题的讨论,崇高的理想和少年的意气风发足以让他们相信自己有能力改变现状。这也是我非常钦佩两位道长的重要原因,不是谁都会在“识时务者为俊杰”的趋势下公然挑战所谓的规则的。与世间法的博弈,让两人都失去了自己的双眼,但道心和志向永不会变。换言之,两人一直都把对方视作至交好友,只怕自己配不上对方,愧悔也只会一个比一个深。

       义城篇的缘起,结束。后续讨论还未成文。

——————————————————————————————————————

好吧,就算ky了,我也不能怎样。连薛洋tag都不敢打的我,怂。

在写这种东西,之后怎么开车,怎么开车(╯‵□′)╯︵┻━┻

后面还没开始写,大家随便看看就好。

因为老生常谈,所以一通废话。

(✿゚▽゚)ノ感谢每一位认真看到这里的朋友,评论说的都很好。

——————————————————————————————————————

又全身心投入地看了一遍草木。我选择死亡。心口疼。

第一次讨厌自己看书认真的习惯。

端午前开始做双道小甜饼,到现在已然馊了╥﹏╥

争取在高考成绩出来前把欠债都补上╥﹏╥

评论

热度(84)

  1. 变化之征莲动下渔舟 转载了此文字
    很详尽的义城组分析。作为羡厨咱不能理解为什么一些情敌可以同时厨薛洋,毕竟小师叔对羡羡来说算是亲缘极近...